当前栏目:财经

在外住过酒店、宾馆的人,大概都有被塞过“小卡片”的经历。

在众多形形色色的小卡片当中,大家最熟悉亲切的,非“包小姐”莫属。

尽管各大城市都曾大力整治以“包小姐”为代表的城市牛皮癣,但屡禁不止的“包小姐”至今依然活跃在各大城市的街头。

明知从事这种灰色产业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冒险行径,但仍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往坑里跳,其背后则暗藏着一条完整、巨大的黑色利益链条在驱使。

“小卡片”背后的大江湖 水有多深?

每当城市的夜幕降临后,这群披着夜色的神秘人,便开始悄咪咪地出动了。

他们在云淡风轻间,将无数“包小姐”安插在最能钓男人上钩的地方,剩下的随手撒在空中,随后身手矫健地从城管和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扬长而去。

很多人都认为,画面如此妖娆赤裸的小卡片一定是某个地下窝点悄悄印刷的。其实不然,普通正规的印刷店就能接这活儿。

不少店家表示,只要不存在明显的招嫖和涉黄字眼,都可以拿来印刷,有的甚至还可以包设计。

卡片上或清纯或性感的美女照片,大多数都是不法分子以低廉的价格在网上购买的。

而这些照片基本都是从网络上盗取一些女生的私密生活照和视频,通过简单的PS后,拿到网络平台上进行售卖。

由于小卡片需求量巨大且容易操作,基本都是十几万份起印,每张成本基本不会超过6分钱,而回报率却相当高,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驱使下,接活的商家自然不在少数,毕竟没人会想和钱过不去。

印刷完之后,小卡片就要投入“市场”。而这些发放卡片的,通常都是一些底层的兼职人员,按天结算工资。其中也不乏一些不谙世事、误入歧途的未成年人。

有些被抓的未成年人表示,从来没和老板见过面,都是通过电话联系的,被抓以后才知道贴这些小广告是违法的;至于小卡片上“包小姐”的信息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他们只负责贴和发。

正因为如此,即使发卡片的人被抓,警方也很难问出什么来。

明知小卡片会给房客带来困扰和不安,也会影响房客住店体验和酒店的名誉,酒店为什么不加以制止呢?

“客人”是包小姐产业链的需求动力,也是根本利润来源。所以酒店方必然也容易沦为利益链条的其中一环。

一些酒店从业人员希望以此吸引顾客,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卡片党”的存在,主要还是因为来钱快。

曾有组织者为了“谈合作”,与酒店人士算过一笔账。他手下有30名“包小姐”,每天至少可以接20单。以每单400元计算,每天都收入就是8000元,一个月的收入就是24万元。除去给“包小姐”的分成,组织者月收入超过10万元,几乎都是躺赚。而酒店方提供寻租服务,则成为间接的利润获得者。

就连国家旅游局旅游规划专家王兴斌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承认了这种不光彩现象的存在。

对于广大有需求的男性而言,倘若真能够花钱享受到“服务”也就算了,但事实上,“包小姐”看似无处不在,其实并不存在,这只是以招嫖之名行诈骗之实。

只要你拨通“包小姐”的电话,对方就会要求先通过银行转账支付两三百元的保证金,这时就是骗局的开始了。受害人一旦汇款,对方就会以各种理由要求继续汇款,有些受害人不甘心,就会继续汇款,2000元,3000元,甚至更多;钱一旦汇过去,再打电话,就找不到人了。

更有甚者,会精心上演一出仙人跳的戏码。一旦受害人被骗进圈套,同伙出面佯装成捉奸,招嫖成了把柄,敲诈得你连内裤都不剩。

这种桃色诈骗,一般都是小金额诈骗,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加上很多受害人觉得这种事不光彩,刻意回避,不愿报案或破案后不愿作证,对警方而言,侦破难度较大,因此产业链也难以根治。

国外的“包小姐”

又是怎样的画风?

在风俗业发达的日本,“包小姐”同样随处可见,只不过画风与国内不大一样。

在日本,需要美女照片做宣传的风俗业者,如果用本国女性照片可能容易吃上官司,于是便盯上了国外女明星的肖像,对日本本国人来说,正好没多少人认识。

而与日本女性长相最相近的中国女明星,则成为了日本风俗业炙手可热的“包小姐”。

只要2500円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57元),即可享受杨幂为您全身按摩30分钟,日本区独家限定!!

都说世间万物是一个圈,中国男人幻想过多少日本女优,就有多少中国女神得还回去。

从蔡依林到林心如,陈好到杨幂,阿娇到张柏芝,各种港台和大陆天后“任君挑选”。

蔡依林19岁刚出道的陈年旧照,被大剌剌地印在风化区的灯箱上帮情色业者揽客;同样遭殃的还有港星阿娇和张柏芝,照片被贴在红灯区各大夜店的看板上;第一名模林志玲的肖像也曾被用在色情光碟和广告传单上。

而化着烟熏妆的林心如更是不幸沦为洗体妹(由穿着比基尼的女性服务人员帮客人洗净身体,通常客人穿着纸内裤或泳衣,虽有一点色色的,但又与泡泡浴与色情按摩择提供性服务性质不同),“下海”搓澡。

相比之下,英国伦敦的“包小姐”,比起成天被中国人踩在脚下或被日本人盗用,则显得“高贵”了许多。不需要在街头打地铺承受风吹雨打,而是舒舒服服地住在报刊亭里,甚至还晋升为艺术博物馆珍藏的宝贝。

自从1984年起,当英国电信逐渐私有化之后,伦敦的“包小姐”们便开始聪明地利用电话亭这个又能快速联络,又聚集了大量闲杂人等的的工具,将广告推送渠道从报纸转移到了这里。

从此以后,风情万种的“包小姐”们便开始像瘟疫一样抢占电话亭。

早期的“包小姐”卡片印刷质量比较粗糙,没有真人照片,几乎都是一些随性勾勒出的女性轮廓。文案传递出的意思也相当模棱两可,说明那时候性产业之间的分化还比较笼统。

进入90年代后,小卡片的色彩和设计样式逐渐变得丰富多元,也开始出了真人的情色照片。

进入千禧年后,越来越多猎奇的创意设计元素争相抢占大众的眼球,“包小姐”的服务内容也越来越露骨,偶尔还会出现男性性工作者的广告。

随着行业的火爆,在英国也催生了一个“新兴职业”——贴卡工(carders)。从事这一工作的一般是年轻的男性,平均0.33英镑张贴一张。

根据英国法律,虽然卖Y不构成违法,但在公众场所公然拉客是违法的。这些贴卡工们一边张贴"包小姐",一边还要撕去竞争对手的小广告,同时还得每天跟警察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可谓是相当考验“技术”。

据相关数据统计,伦敦每个电话亭平均有大大小小80张左右这样的小卡片,每年能够为地下产业带去至少几百万英镑的收益。

这些占据了各大电话亭的“包小姐”,曾经让英国政府和不少老百姓深恶痛绝,如今反而成为了充满历史记忆,象征时代变迁的打卡景点,甚至以艺术之名被收藏进图书馆里。 将“包小姐”载入到社会文化的编年史中去,这的确很英国绅士范了~

放眼世界,有人的地方就算没有江湖,也一定有“包小姐”的存在。在人性的刚需面前,“包小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与大家在保持距离的基础上“彼此促进”。

《胖编怪谈》(鬼故事版)悄悄回归了,喜欢小众兴趣的请 加入圈子 。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平顶山市门怒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