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万象

原标题:中国与东盟为巩固2021年伙伴关系奠定坚实基础

中国和东盟首次成为彼此最大贸易伙伴,并加强了政治共识和军事接触。2020年双边贸易增长使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更加活跃。

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指出,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美国试图将东南亚一些国家拉入所谓的“印太战略”阵营的背景之下。

中国与东盟经贸合作的“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是在9月下旬双边贸易额在2010-2019年间从2928亿美元增至6415亿美元之后提出的。

这一趋势到了2020年更加明显。

今年1至8月,中国与东盟贸易总额达到4165.5亿美元,同比增长3.8%,占中国外贸总额的14.6%。今年前三季度中国与东盟贸易额同比增长5%,达到4818.1亿美元。

最终,中国和东盟首次成为彼此最大贸易伙伴。

与此同时,投资活动更加活跃。截至2019年底双向投资额达到了2230亿美元,总体结构趋于平稳。中国对东盟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76.6%。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吴崇伯教授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预测,未来五年中国在东盟国家的投资将进一步增长,这反过来将成为贸易增长的强劲驱动力。

吴崇伯教授说:“过去长期以来东盟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国,仅次于欧盟与美国。近两年他先后超越美国和欧盟跃至第一位,对此我认为是有一些特殊的背景。一是欧盟受疫情的影响停工停产,资金流、信息流和物流基本上都处于停顿状态,整个生产消费流通大大减缓。

二是英国脱欧以后,其与中国的贸易便不能再计入欧盟的数据。众所周知,英国是中国在欧洲的第二大贸易国,仅次于德国,可以说欧盟的贸易总额是减少了相当一部分。所以东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存在一些特殊性。当然不管怎样这都是个好现象,说明‘一带一路’建设在重要的关键节点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接下来我想中国与东盟之间除了传统贸易,还有新兴贸易可以发展,比如互联网商务贸易、技术贸易等。特别是投资带动贸易也是一个很明显的趋势,即中国对东盟的投资大幅增长,进而带动相互间的贸易。这些在未来5年之内应该都是可预期的。”

中国和东盟为“老”经济体树立了榜样

事实证明,中国和东盟国家实现经济增长的方式比在“老的”、“成熟”经济体中看到的方式更为有效。

俄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亚历山大·萨利茨基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双方为何成为彼此最大贸易伙伴的原因。

他说:“现在也许已经可以分为‘老的’和‘年轻’经济体了。在‘年轻’经济体中,对国家和企业之间建立更多合作伙伴关系的热情更高,即创新对这些国家的影响要比西方经济体大得多,而西方国家或许已经在全球经济中发挥了主要作用。

所以亚洲在增长,许多人早就做出过这种预测。那些在亚洲看到了未来上升轮廓的人是正确的。

当然,这种增长将伴随着亚洲最大经济体与东盟国家之间合作的加强。这将迫使西方重新审视亚洲及其自身,因为它面临着需要适应不断变化着的世界的非同寻常的任务。失去领导地位当然对许多人来说是痛苦的,但是西方公司仍然可以找到一些解决办法,这些公司现今在中国也很活跃。”

RCEP反映了中国与东盟间的高水平合作

今年是中国-东盟自贸区建立10周年,10年来有效推动了区域内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这帮助中国和东盟在相互贸易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经过多年的谈判,终于签署了有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参与其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同时第四季度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利结果可能会使该地区与RCEP相关联的预期抹上阴影。

亚历山大·萨利茨基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分享了自己的预测。

他说:“RCEP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已经建立的合作水平。同时,大家都必须为可能在2021年全球经济中爆发的严重不良事件做好准备。不幸的是,预测非常令人担忧。日本、美国和欧盟第四季度非常糟糕。尽管不同国家向经济注入大量资金,但到2021年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因此,如果能够在目前明显依赖中国市场的条件下维持亚洲增长,那将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因为至少在上半年中国经济表现将非常好。

显然不能再依赖发达国家的市场,而要依靠自己。与具有巨大经济实力的中国进行合作,将使该地区的邻国能够保护自己免受危机的影响。”

中国与东盟加强政治和军事联系

观察家们认为,深化公共卫生合作,建立人员运送“快速通道”和货运“绿色通道”网络将是2021年中国和东盟的优先事项。

这将有可能成功克服新冠疫情,促进生产和供应链的恢复以及经济的增长。

中国与东盟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举行的会谈表明,双方之间的政治共识不断加强。这一共识的基础是坚定的政治意愿,以确保该地区的稳定与安全并维护南海和平。

尽管受到疫情和外界的干扰,尤其是美国的干扰,2020年有关《南中国海行为守则》的磋商仍取得了进展。

吴崇伯专家指出,美国的挑衅政策和一些东盟国家倾向于美国仍然是中国与东盟关系逐步发展的重大障碍。

吴崇伯说:“实际上域外国家的挑拨离间始终是我们绕不开的一个关卡,比如南海问题。2021年拜登新政府上台以后,我想他对中国的遏制不仅不会有所削弱反而会进一步加强。而东盟的一些国家还是比较倾向于美国,包括越南、泰国、菲律宾和印尼。所以我认为这是影响中国与东盟关系的一个很大的阻碍因素。”

亚历山大·萨利茨基认为,美国没有太多手段可以影响这些东南亚国家。

中国对东盟的战略是有其连续性的。对中国来说,东盟国家只要独立就足够了,但是美国人一直企图让他们依赖美国。这是一个过时的战略,缺乏其合理性,因此中国在东盟具有更强的战略地位。

中国加强与东盟国家军事联系

2020年表明,尽管美国不断挑起该地区国家与中国对抗,但中国和东盟国家愿意在军事接触等敏感领域加强合作。

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对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文莱的里程碑式访问加强了两国军事关系发展的趋势。

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在与魏凤和会谈时表示,国防同经济、贸易和教育一样,也是马来西亚希望加强与中国合作的领域之一。

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在同中国国防部长会面时表示,印尼高度重视与中国的关系,致力于进一步密切两国关系。印尼军队愿同中方加强团组互访、联合训练、装备技术等领域务实合作,推动两军关系不断取得新的发展。

文莱苏丹·哈桑纳尔·布尔基亚也表示,文方愿与中方继续开展防务、经贸、能源、人文等领域交流合作,希望两国防务部门继续推进团组互访、联合演训等务实合作,推动文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发展。

东盟支持中国准备通过协商和谈判解决南海争端。

关于这一问题的共识是中国防长访问这些国家以及中国与东盟伙伴之间进行军事外交对话的主要成果之一。

2020年中国一直努力利用各种场合,包括利用军事部门的资源,向东盟合作伙伴阐明中国在把南海变成稳定、合作而不是对抗之海问题上的立场和行动。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平顶山市门怒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