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最新资讯

你愿意花188元,与近乎真人的硅胶娃娃共度良宵一小时么?

曾几何时, 硅胶娃娃还是成人用品行业中的高端产品。而现在,只要在团购app上搜索「成人体验馆」,轻轻按下下单按钮,就能够与各式各样的娃娃完成一次亲密接触,使空巢男性终于拥有了尽情放飞自我的失乐园。

将硅胶娃娃打扮成真人模样为客人提供“服务”,这种生意被称为“成人体验”。今年以来,全国各地陆续有“成人体验馆”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出,其中北京已经开了33家,深圳开了30家,上海开了34家……分别藏身于各类写字楼、公寓或宾馆内,收费从一两百元到近千元不等。

与当年乘着共享经济之风而诞生的“共享女友”不同,如今的成人体验馆从抱回家变成现场体验,即在硅胶娃娃的基础上,叠加了宾馆式独立空间的成本。

登录某点评App,首页“休闲/玩乐”栏下“新奇体验”项目里,前10个有8个是“成人体验馆”。点开后,里面充斥着姿态挑逗的硅胶娃娃照片,并配上一些诱惑性的广告词。在消费数据方面则显示,半年里每个商家仅网上团购消费少则四五十单,多则八九百单。

由于可选择的硅胶娃娃有限,不少商家都表示需要提前预约。

作为“共享女友”2.0升级版,如今成人体验馆的从业者目睹了先行者高调的悲惨结局,并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低调开业。

受限于单店和地区范围,尽管成人体验馆并没有被广为人知,但依然吸引了不少跟风者探寻商机;许多男性消费者也在友人们的口口相传中,纷纷前往“尝鲜”。

与多年前流行的充气娃娃相比,目前的成人体验馆普遍使用的硅胶娃娃,更接近真人的重量与触感,内里是钢筋骨架,外面则由硅胶完全包裹。有些品质更好的娃娃还带有语音功能,甚至能根据指令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

部分商家还会请兼职的化妆师定期前来给娃娃们化妆。由于娃娃清洗后就会脱妆,脱妆后的娃娃面无血色,不太好看,甚至会点吓人;所以会定期请化妆师来化妆,给娃娃们打底,上腮红,画眉毛和眼影,涂口红。

更有一些商家表示,店内不仅有娃娃,还可提供VR眼镜,由商家提供色情视频或网站链接,但需支付更高的服务费用。

第一批先驱实践者亲身体验测评后,在团购平台的评论区记录了大量与硅胶娃娃共度良宵的心得体会,其中的评价褒贬不一。

运气好的话,遇到比较良心的商家,所提供的娃娃较为干净、漂亮,质量好耐折腾,就能获得较好的体验效果。 运气好的话,遇到比较良心的商家,所提供的娃娃较为干净、漂亮,质量好耐折腾,就能获得较好的体验效果。

在评论区,也不乏一些顾客在下半身“完成使命”之后,瞬间恢复上半身的贤者思考,为自己刚才与娃娃的可耻行为感到悲凉,随后陷入更深层次的心灵空虚。

而让最多人担心和诟病的,当属娃娃的卫生问题。有网友曾经在知乎提问:

之前去成人管体验了一下,但扒出来的时候安全套滑落在里面,里面的娃娃使用后会得艾滋吗?

对此,有相关从业人士表示,正规的成人体验馆都会要求戴套使用娃娃,也会做到一客一消,所以不必太过担心。

而对于那些卫生情况较差的体验馆,则要谨慎选择。因为硅胶娃娃是仿真制作的,腔道内会有一些褶皱,清洁起来很费劲,可能上一个顾客使用完,商家并没有真正清洁和消毒到位,就提供给下一个顾客继续使用,这就有可能会带来交叉感染,间接引发性病。

除此之外,成人体验馆的经营资质、合法性以及“挂羊头卖狗肉”的诱发犯罪行为,也受到众多社会舆论的质疑。

有些成人体验馆的营业执照上注明的经营类别包括成人用品的售卖和足疗、按摩保健服务,但并无“成人体验”项目。明面上是未成年人禁止入内,实则为了赚钱“来者不拒”。

由于经营隐秘,处于法律监管盲区,成人体验馆还有可能沦为滋生违法犯罪的“温床”。

此前有记者暗访时,就有商家透露,开馆想要赚钱,最好能“挂羊头卖狗肉”,店里安排小姐提供真人服务。

有相关人士表示,成人体验馆投资门槛低,运营成本少,硅胶娃娃不吃不喝,雇一人看店,稳赚不赔,半个月可以回本,所以才会有许多人想趁着法律监管盲区捞一笔。

但事实上,这个钱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赚。一位南宁的商家表示,他的店里有6个硅胶娃娃,从厂家进货,价格在几千到几万不等;体验价格在一百多到三百多,一天一般能接待两三个人。当客人体验完,他们消毒等工作就要做一个小时。要把七八十斤的娃娃扛去洗澡,进行双氧水和紫外线消毒,再整理好。人工费和消毒费用加起来,剩下利润空间其实并不大。

从法律层面来看,依然我国现行法律,卖淫嫖娼强调的是有生命体的自然人,必须是在两个人之间发生;而硅胶娃娃是玩具,并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自然人,因此不能按这个罪名来处理。

但经营硅胶娃娃成人体验馆,本质上是出租硅胶娃娃给他人使用,并提供使用的场所,这也算是一种出租行为。如果硅胶娃娃被看作是淫秽物品的话,那么出租硅胶娃娃牟利就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则会构成犯罪。

成人体验馆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其经营范围能否得到工商部门的许可仍有待观察,现在的确没有一部明确的禁止性法律来规定其行为,处于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产业。

而从社会稳定角度来说,也有人为此正名,认为硅胶娃娃体验馆或能够解决特定人群的生理需求,毕竟堵不如疏,同时还能避免诸如因性而产生的人际关系冲突、意外怀孕、甚至刑事案件等等情况,避免社会冲突。

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彭晓辉表示,对于进入城市、没有配偶或和配偶长期分居的打工人,性需求更多是一个经济问题。

虽然硅胶娃娃体验属于个人私生活的范畴,不伤害到任何人,但放眼未来,还需要更宏观地从各方面去规范它;这也关乎如何用合理合法又合乎人性的方式,去满足人的性需求。

那些被压抑的情欲,从来就没有消失,而是在地下不断变换着花样,此起彼伏,发展壮大。

性是人类的刚需,而现在的年轻人却不想通过用心经营关系去获得,又或者因为自身条件差而无法获得,于是倾向于用快餐式的方式解决需求。

成人体验馆悄然兴起的背后,最值得深思的,是年轻男性选择和没有生命的硅胶娃娃发生关系,是因为“没有情绪或者人际的反馈”。也就是,他们越来越倾向于那种简单的,不过多参与的社会关系。

而负面效果也显而易见,他们通过娃娃倾泻欲望,从而把自己真实而完整的人际关系隔离开来。

偷偷光顾成人体验馆的男性也好,在网络上约陌生人打“素炮”的人也罢,他们本质都是一样的。

无论单身还是已婚,孤独与欲望都是这个时代里所有人都逃不掉的烙印。

《胖编怪谈》(鬼故事版)悄悄回归了,喜欢小众兴趣的请 加入圈子 。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平顶山市门怒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